首頁>新聞 > 評論 > 正文

蘭州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被送上拍賣席

來源:中國汽車新聞網 | 2019-10-30 09:00:00
在日前阿里司法拍賣平臺的預拍賣項目中,一個為新能源汽車行業熟悉的名字出現了,蘭州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被浙江省寧波市中級法院送上了拍賣席。

中國汽車新聞網訊 在日前阿里司法拍賣平臺的預拍賣項目中,一個為新能源汽車行業熟悉的名字出現了,蘭州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被浙江省寧波市中級法院送上了拍賣席。

根據阿里司法拍賣網站上的信息,知豆將拍賣其100%股權,起拍價格為1.38億元,項目評估價為1.97億元,競拍時間為2019年11月24日10時至2019年11月25日10時止。

同時公告顯示,此次將被拍賣的蘭州知豆汽車100%股權中,包含有建筑廠房、設備、土地使用權等固定資產和電動汽車生產資質等。這說明知豆汽車將正式進入司法拍賣流程,曾經在微型電動車屆叱咤風云一時的知豆,在委身眾泰和吉利之后,將再度易手。

在進軍電動汽車領域前,知豆 CEO 鮑文光是新大洋機電集團的實際控制人。

作為知豆前身,新大洋機電于2001年創立。這是一家坐落在浙江黃巖的集模具、塑件、電動車用無刷電機及控制器的研發、制作為一體的集團化民營企業。彼時的黃巖,還到處都是污染嚴重的化工企業,基于此,鮑文光選擇了當時比較符合國民需求、又更加綠色環保的電動自行車產業。

2005年底,在企業做大之后,新大洋想要尋求一個轉型的機會。鮑文光決定做電動汽車,知豆也就這樣成立了。后來他這樣解釋他的初衷,“因為它的科技含量高,是創新型產品;能夠造福百姓和后代子孫;我想把產品‘蛋糕’做大,大到幾十萬億的規模。”

鮑文光應該說砸鍋賣鐵,義無反顧去做這個市場通過漫長的反復摸索研發,新大洋知豆的第一款產品終于在2013年問世。

彼時,別說純電動車了,就是新能源這個詞也都還是個新鮮事物,這種需要“充電三小時,續航百公里”的新玩意誰也沒有意識到將在中國甚至世界上普及開來。重金投入卻沒有銷路,讓知豆面臨第一次生死之劫。

由于沒有生產資質,旗下的產品只能遠銷海外出口意大利。2013 年,“知豆”電動汽車通過了歐盟 E-Mark 等標準認證,開始出口歐洲,首批銷售 1000 多輛。在正式進入到國內前,先打開了海外市場,“出口轉內銷”的套路被知豆玩的溜溜的。

但光靠出口畢竟只是一時的權宜之計,為了早日獲得一個可以在國內銷售的合法身份,知豆開始了和眾泰的合作。

但知豆與眾泰的合作顯然在第一天就是“貌合神離”。

由于沒能拿到造車資質,知豆在成立后的六七年時間里都以“三無”產品的身份而混日子。鮑文光一直想要知豆獲得一個合法的新能源生產資質,在資質沒有到手的情況下,和眾泰之間的交易只能限于使用資質、貼牌進行生產。眾泰的生產資質幫助知豆渡過了難關,但“眾泰知豆”僅出現在市場上一年,眾泰就自行開始獨立發展新能源汽車業務。

無獨有偶,有著蓬勃野心的吉利助力知豆拿到了準生證,但在2015年11月,吉利發布了“藍色吉利行動”,這就意味著知豆又被拋棄,重新回歸為“新大洋知豆”。

對于從2005年就開始造車夢的鮑文光而言,2017年應該是他感到最有成就的一年。這一年,知豆先后通過國家發改委核準和工信部審批,正式拿到新能源乘用車的生產資質,正式擁有了汽車企業的身份。

終于拿到資質的知豆在之后就開始了“放飛自我”的路數,當時的知豆被資本看做是“薅補貼羊毛”的利器,其3-5萬元如此低價的產品又被市場上的消費者看做是"占號神器",一時間知豆年銷量在2017年沖向高峰達到了4.3萬臺,排名當年新能源銷量榜第四,僅次于上汽的4.4萬輛,市值也直接蹦到了80多億。

2015年到2017年是知豆的巔峰時期,雖然那時補貼也在開始下跌,但續航里程知豆還是能夠輕易達到要求。而無論是新勢力還是現在的某些車企,在國家要求提升續航的時候,他們如同擠牙膏式的增加車輛的里程,為的是能夠恰到好處的達到補貼標準,從而使得成本可控最大化。

而這種擠牙膏式的提升,可以反映出現在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的一大弊端——靠著補貼而活,沒了補貼就會面臨倒閉的窘境。

但是好景不長,在2017年之后,隨著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的調整,以及“騙補”事件帶來的全行業補貼重審,知豆汽車銷量開始進入下滑期。2018年全年,知豆累計銷量1.5萬輛,同比大跌63.90%;進入2019年,知豆的情況進一步糟糕,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公布的數據表明,2019年前三季度這家企業累計銷量僅為2095輛,同比下滑84.5%。今年6月份,知豆因拖欠2億元貨款及相關利息被公示為失信企業,股權凍結累計金額高達13.2億元。

可以看到在這個階段中,補貼和續航幾乎主導了整個知豆的走向。事實上,知豆自身也清楚在國內市場只通過一款微型電動車是很難存活下去的。曾經知豆也嘗試通過大體量的增長,倒逼政策承認低速電動車的可發展性,但收效甚微。之后知豆也提出轉型,并開始發力電動轎車以及SUV,這并非是知豆所擅長的。

從知豆的發展來看,它在尋找出路之余,盡可能都在貼合國家的政策方向,而過于依賴補貼生存,沒有足夠的資金去做好研發工作,最終便落得如此田地。

停產、裁員、欠債,知豆在2019年的春天,徹底陷入對外界沉默的狀態。

再次出現,則是知豆的又一次“賣身”,雖然有著雙資質在手,但這場十四年的長跑,基本上也將宣告終結了。而在今年新能源市場滑坡、明年補貼將徹底歸零的情況下,又會有多少“知豆”隨之傾覆?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數字經濟的發展:用新制造把汽車留住
下一篇:2019年最慘的李斌,帶領蔚來將要涼涼

湖北福彩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