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 > 評論 > 正文

大眾的香腸和江淮的葡萄酒 合在一起卻略顯苦澀

來源:中國汽車新聞網 | 2019-10-29 08:47:33
眾所周知,德國人對香腸、啤酒十分熱衷,1938年德國政府決定在沃爾夫斯堡建立群眾廠區,大眾為解決員工溫飽問題,于是開始自制香腸,沒想到的是大眾香腸意外走紅,成為大眾銷量最好的副業。

中國汽車新聞網訊 眾所周知,德國人對香腸、啤酒十分熱衷,1938年德國政府決定在沃爾夫斯堡建立群眾廠區,大眾為解決員工溫飽問題,于是開始自制香腸,沒想到的是大眾香腸意外走紅,成為大眾銷量最好的副業。

同樣是出于喜好,身處安徽的江淮汽車深愛酒文化,甚至在南美智利收購一座酒莊,專門為內部員工提供葡萄酒。不過,眾所周知香腸最搭的是啤酒,而非南美葡萄酒。這就好比江淮大眾的合作,表面上50:50公平合理,但思皓E20X的本質上卻是江淮出技術大眾出品控,江淮碎碎念的宏偉遠景仍是“思乎皓遠”。

逆境下的開源節流

近年來,江淮汽車處境并不樂觀,銷量業績持續下滑。據財報顯示,2017年,江淮汽車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4.32億元,同比下滑62.8%;2018年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7.86億元,同比下滑282.0%。

根據江淮汽車11日發布的9月產銷快報,9月份,江淮汽車銷量為31697輛,同比減少8.7%;1-9月累計銷量為320816輛,同比減少11.27%。其中,9月份純電動車銷量為5116輛,同比減少24.17%,1-9月純電動車累計銷量為49028,同比增長29.82%,僅有新能源銷量可做支撐。

江淮汽車1-9月銷量同比下跌11.27%,江淮汽車便以嚴格加強成本費用管控,從而提高主營業務盈利能力,使得主營業務毛利增長約7800萬元。江淮汽車第三季度業績預增公告顯示,1-9月份歸屬于上市公司的凈利潤1.24億,同比增長159%。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僅僅虧損8000萬左右,這項數字比去年同期足足多賺了7.46個億。

新能源業務路途多舛

江淮早在2010年的北京車展上,江淮和悅混動車型就以嶄露頭角。同年,江淮汽車便推出旗下首款純電汽車--iev1。隨后直至2014年,江淮iEV4正式面向私人市場。躋身純電動車元年的江淮,旗下產品卻是當年最不理想的車型之一。

江淮iEV4的問題并非續航,而是動力電池布局與品控。包括當年的北汽E150EV、比亞迪e6、啟辰晨風,均將動力電池布局在前后軸之間,這樣的布局方式如今已成為主流。至于江淮iEV4則將動力電池放置在后備箱內部,導致駕駛品質過低。

當然問題不止于此,當年170公里的綜合續航能力,加上磷酸鐵鋰電池冬季衰減,江淮iEV4使用暖風則成了奢侈。而即使羽絨服加身,江淮iEV4依舊凜冽寒風,主要原因在于其轉向機處結合不嚴,導致車輛行駛灌風。

江淮新能源旗下的iEV系列車型,一直貫徹執行親民路線,因此也獲得了相當的市場份額,尤其是早期的江淮iEV6與如今的江淮iEV6E。早期的新能源市場,到處都是市場空白,將SUV與純電結合,并貫徹江淮新能源一貫的價格優勢,打造首款小型SUV必受歡迎。

實際上,江淮早在2016年便以江淮S2為母版,打造了江淮iEV6S,但因其選用韓國三星電池,無法獲得政策補貼,車型推出計劃被擱置,首款純電動小型SUV的頭銜被北汽EX200完美演繹。此后則換裝了國產電池,便是如今江淮iEV7S、思皓E20X的原型車。

江淮思盼合資,現實卻并非己愿

江淮汽車與大眾集團早在2016年9月便簽署合作備忘錄,2017年12月雙方成立合資公司,但江淮汽車能拿出的資本并不多。根據江淮大眾最初的定位,合資公司主要從事新能源汽車整車及零部件的研發、制造和銷售,以及二手車平臺、出行解決方案、車輛互聯及大數據等服務。大眾方面主要負責產品技術等方面的工作,包括車聯網和無人駕駛新技術。

起初,江淮大眾合資公司最初只有大眾和江淮兩方股東,雙方持股比例為50%:50%。不過,在2018年7月9日,大眾集團、西亞特汽車與江淮汽車在德國柏林再次簽署備忘錄。此次三方初步達成共同投資建立新能源汽車研發中心,三方借助各自的技術和產品能力共同開發一款兼具成本和技術優勢的純電動汽車平臺。

江淮大眾與西亞特汽車將基于此平臺,開發面向中國及海外市場銷售的產品。此時,江淮汽車還在竊喜之中,既有大眾集團的技術、光環,又有西亞特的全面輔助,江淮大眾的前景似乎一片光明。

大眾前兩次合資,為上汽送去了桑塔納,為一汽帶來了捷達,兩者先后成為國內首款熱銷合資B級車,以及國內最受歡迎A級緊湊車。大眾集團在國內已經投放了高爾夫純電、朗逸純電、寶來純電,并在上汽大眾投放了MEB純電平臺。對于純電技術、產品而言,大眾集團都有相應儲備,但這些卻都與江淮大眾無緣。

江淮大眾旗下首款產品-思皓E20X,在技術方面完全自主,“江淮技術,大眾標準”。拋開外在設計,思皓E20X與江淮iEV7S的整體數據,基本完全相同,唯一的軸距僅相差10mm。除動力電池不同之外,其他三電系統技術參數完全一致。

根據廠家介紹,兩者采用共線生產,但產品供應商并不相同,大眾集團對品質把控十分嚴苛。尤其是思皓E20X的整體調教,均出自大眾集團。不過,在實際體驗中,駕乘動力方面的體感與江淮iEV7S如出一轍。

早在江淮汽車沒有乘用車業務之前,當時安進董事長希望大眾的車型能引入江淮生產,但當時的合資政策并不容許。如今江淮如愿以償,與大眾集團正式成立合資公司,本想著技術、市場、品牌一并到手,但現實卻并未如愿,大眾集團對于江淮大眾項目,似乎并不走心,而是將精力全部放在了上汽大眾和一汽-大眾這兩個“大兒子”上。

這就像端著葡萄酒的江淮想和吃著德國香腸的大眾坐下來好好談談,沒想到大眾卻灌下了一大口啤酒。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株洲生產基地百萬輛車下線 北京汽車更自信了
下一篇:數字經濟的發展:用新制造把汽車留住

湖北福彩官网开奖结果